奔驰宝马游戏
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 | 返回首页
 首页  工美简介 协会章程 理事单位 行业资讯 工美史话 理论探索 艺术名家 珍品赏析 政策法规 下载中心
 热门新闻
1 26万大奖!第三届南通文化创意设计大赛?工艺...
2 关于印发《第三届南通文化创意设计大赛·工艺美...
3 关于组织申报南通市工艺美术师和省高级工艺美术...
4 江苏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第五届理事会第三次会长...
5 山西工艺美术精品齐聚厦门
6 2016中华漆艺精品展在京隆重开幕
7 第十八届世界手工艺理事会全体大会在伊斯法罕隆...
8 2016世界手工艺理事会杰出手工艺品徽章认证...
 
工美史话 返回上级  
乡野奇材——柞榛
时间: 2015-01-15     次数: 1910     作者: 何敏

  

□ 何敏

江海平原上,自古生长着这样一种树木,外表朴素丝毫不引人注目,然而成器后,颜色先是金黄灿烂,隐隐间光华流转,日久则清丽红润,含蓄秀美,瘿结遒劲,变化万千,触之润腻凉沉,致密柔滑如稚子肌肤,木质既有韧劲,又具备相当硬度,同时木性小,不变形,因此不仅宜于制作高级家具,也适合雕花细作,因为仅产自南通一带,故被收藏界誉为“南通红木”,随着资源的枯竭、藏家的钟爱,物以稀为贵,现在竟轻易难觅。

对,它就是柞榛。

认识柞榛,缘起马未都先生,马先生在各种场合多次提到过南通的柞榛家具,说来遗憾,作为土生土长的如东人,我竟从未得见。某次突然听五叔说起,我爸伐了根柞榛做锹柄,我心里一急,怎么就伐了,冲过去找我爸质问,他不以为然,说小孩儿手腕粗的柞榛木不奇怪,某处河边好多。我坐不住了,央着五叔带我去看。

路上听五叔说,他还有把柞榛木的刨子,家里的小辈没有做木匠的了,刨子也就束之高阁。他见我感兴趣,跟我多聊了几句。自古柞榛少大器,主要因为柞榛木生长缓慢,现如今我们这里,自然生长,可供使用的大料子早就没了。树苗确实不少,鸟儿帮着播种,苗苗发得很快,然而生长却是不易,往往长了十来年,就只有小胳膊粗,还只有白子,都还没生长出可堪使用的芯材。

而且“十柞九空”、“十柞九蛀”,柞榛木大料少,除了本身生长缓慢,还有个原因是因为柞榛木易遭虫蛀,五叔开玩笑,大概这个树叶子是甜的,虫子欢喜。我还真的揪了一片叶子尝了,倒是不甜,也不苦涩,不死心,又轻轻掰下一节侧枝,啊,有淡淡乳白色汁液渗出,大着胆子轻轻舔了舔,嚼嚼吮吮,果真,有丝丝甜味。呵,真是这样,柞榛爱招虫子,原来真的是因为它带点甜。被蛀是一种普遍现象,但总有成才的,抵住了蛀虫的侵扰,笃定生长,根深叶茂,在将来的某一日,堪当重用,终成大器。叹了口气,五叔又告诉我,家里原先还有张柞榛办公桌的,三爷爷在外头欠了赌债,觊觎这桌子很久,某日终于被他偷偷拉出去卖掉抵了债,他老人家从此在家族中也成了不肖子的代名词。

而我的爷爷奶奶共育有8个子女,且全部顶门立户、开枝散叶。这在几家培养一个娃娃还手忙脚乱搞不定的如今几乎不可想象,即便是在无计划生育的当年,也是件了不起的壮举。尤其我奶奶,含辛茹苦,劳作不息,特别不容易。奶奶不是缠树的藤萝,一定也没读过舒婷的《致橡树》,却以柔弱的一肩之力挑起了一大家子的吃喝用度,想想她当年过的日子,今天的高房价,所谓的高压力,真算不了什么,谁说她的一生就不是一个传奇,我的奶奶,如同生长在乡野里的一棵柞榛,坚韧低调,心灵手巧,华盖荫福子孙。

爷爷是教书先生,薪资微薄,且常年不住家,可以想见,那个年代里,孩子们几乎长年都是吃不饱的,遑论读书了,大伯和两个孃嬢读到高中毕业,别的叔伯,包括我爸爸,就都只念了个初中,爸爸后来参军从政,走了另外一条道路。而几位叔叔,则端起了手艺这碗饭。五作行里,木匠是最为细致有学问且难学的一行,自古以来民间公认鲁班为手艺行的祖师爷是不无道理的。好木匠,既要有力气,又要有脑子,否则,怎么能理解得了,立柱顶千斤,三角形才最稳固等等道理,别的不说,立个现浇的模壳,不懂得力学的原理,不会理论联系实际,难免不出大事。

四体不勤、五谷不分的“城里人”,缺乏对劳动,对能工巧匠应有的尊重,一声鄙夷的“农民工”,只能说明他们的浅薄和无知。五叔不仅活计好,人品口碑也拿得出,现在虽然退了休,但原先带的徒弟在行内只要报出他的名号,对方一句,哦,原来是某某的徒弟啊。徒弟们行事也方便得多,甚至还能欠到材料。

按照生物学优胜劣汰的学说,只有最强悍的物种以及该物种里最强悍个体的DNA,才有机会得到延续和流传,每每身逢逆境、心潮低落的时候,想想自己身上流淌着的祖辈的血液,力量便在心底暗暗滋生,小宇宙火苗儿呼呼的,是的,我知道,我可以。

暂无因缘收到一件柞榛家具,手头只有一串新料的手串儿,泛着金黄色同心圆的木纹,不同角度间细看似有光晕流转,这几日上手盘玩,也渐透出沉沉深红,隐隐间气度不凡。

想起认识的一位师兄,早年也是从事红木家具生产相关工作的,他曾聊起,这柞榛的性子就似南通人的脾性,低调内敛、默默无闻却堪当重任。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柞榛蕴集了这一方水土的山川灵气,同是这方水土的子民,人与木有着相似之处倒真不奇怪,乡野里,柞榛大材已然少见,然而,柞榛一样脾性的人们,仍埋头兀自耕作,耕作土地,抑或人生。

今日,吾父69岁寿诞,常言,生日乃母难日。

甲午九月十九日,奶奶西去,享年94载,撰此文为记。






关于本站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收藏本站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声明
Copyright 2013 奔驰宝马游戏|首页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学田南苑36栋103室 苏ICP备1306346号